A3:E教江蘇·實踐探究 上一版 下一版

《江蘇科技報·教育周刊》(雙周刊,國內統一刊號CN32-0019),是江蘇省唯一以社會立場透析當代中國教育的報紙。秉承“科技推動教育,教育改變人生”的理念,《江蘇科技報·教育周刊》一直注意保持與教育前沿工作的密切聯系,定位于教育宏觀研究,兼顧微觀探討,注重教育文化生態的構建與引導,時刻關注鮮活的教育實態,著眼于教育文化的深層構建,努力賦予教育以深厚的文化內涵,致力打造中國最好的教育媒體。

國內統一刊號:CN32—0019
編輯部地址: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中山路55號新華大廈48樓

第379期 總第5815期 2019年12月02日 星期一
返回首頁
作者 內容  上一期  當前第379期  下一期
學會思考,從教師做起
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蘇州市振華中學 肖婉蓉 發布日期:2019-12-02 16:47:37

四月中旬,我開設了一堂組內公開課,內容是《核舟記》第二課時。前期我認真地做了準備,也請教了不少組內前輩,得到了很多幫助。整個準備過程雖然磕磕絆絆,但最后終于較為順利地完成了開課任務。在這過程中讓我感受最深的就是:學會思考,要從教師做起。


一、賞核舟還是賞文本?——教學目標的確定離不開思考


魏學洢的《核舟記》是一篇介紹古代工藝品核舟的說明文,同時它又是一篇文言文。教學目標主要分為兩大塊,一塊在基礎的翻譯,對文義的理解疏通上,這個目標基本在第一課時完成;另一塊在課文解析上,安排在第二課時完成??紤]到解決翻譯問題這一部分內容重在穩扎穩打,容易單調乏味一些,不適合做公開課,所以我選擇了第二課時來開課。


但即使是第二課時,課時目標的設置也頗費躊躇。因為從內容的角度來講,文章的重點是介紹核舟這件工藝品,就該仔細研究這只核舟的精巧;而從文章體裁的角度來講,它是一篇說明文,教學目標則應該和說明文的相關知識掛鉤,就應該探討文章的說明方法、說明順序等內容。


前輩們曾經告訴過我,一堂課要想上出效果,就必須目標明確,有時一個明確的教學目標就足矣,面面俱到反而會造成重點不明。那么,這兩個教學目標該如何取舍呢?


如果把教學目標設定在欣賞這只核舟的精巧上,那么對文章內容的把握固然會比較到位,但似乎一堂課下來,也許只相當于上了一堂工藝美術品欣賞課,而學生并不能在語文上有所收獲?,F在的語文教學講究營造一個審美課堂,重視提高學生的品德修養和審美情趣,但審美情趣不僅來自眼睛、耳朵等高級感官的感受,還要使這種感受貫穿到想象、情感、思維以及個性心理之中。對應到語文教學,也就要求我們的課堂更有語文味,所以我想應該更多地對文本進行解讀。


最終,教學目標設置依然是兩個,但重點在對文本的解讀而不是對核舟的研究。
 

二、精巧的究竟是核舟、王叔遠,還是魏學洢?——問題的設置煞費苦心
 

讀過《核舟記》一文的人一定都會為文中描繪核舟的精巧而驚嘆,更會被雕刻制作這只核舟的匠人王叔遠的精湛技藝而折服。但是若沒有魏學洢的生花妙筆,今人何以能夠感受到幾百年前那件工藝品的精美和匠人的精巧?所以,這又構成了我備課時的第二個大難題:問題的設置上,究竟該是分析誰的“精巧”呢?是核舟的,王叔遠的,還是魏學洢的?


考慮再三,我得出了這樣的結論:只要能把作者的精巧分析出來,那么核舟的精巧、匠人的奇巧也不言而喻了。因此,我選擇循序漸進,由說明文的說明中心入手,設置問題“文中哪個詞可以概括核舟藝術的特點?”讓大家找到核舟技藝的特點“靈怪”,再找出靈怪的具體體現,那么核舟的精巧基本上就已經分析到位。然后用“作者運用哪些說明方法來表現核舟的這一特點?”的問題,將主要精力放在品作者之精巧上。
 

三、“奇巧”究竟是形容匠人還是核舟技藝?——盡信書不如無書


備課時,我在網上查閱了很多資料作為參考,也認真研讀了教師教學參考書,希望能得到一些值得借鑒的東西。在這過程中發現,這些材料中無一例外有類似這樣的話:“‘奇巧’總括全文,突出雕刻技藝的特點。”這使我產生了疑惑:課文中開頭有“明有奇巧人曰王叔遠”,結尾有“技亦靈怪矣哉”。顯而易見,“奇巧”是用于修飾王叔遠這個匠人的,而“靈怪”是用于修飾“技”的。“奇巧”和“靈怪”是不是一回事?用“奇巧”來修飾核舟技藝究竟是否科學?這些問題在我心頭徘徊不去。
 

課本和教參的注釋上寫得很明白,“奇巧”的意思是“特殊技藝”,“靈怪”的意思是“靈巧奇妙”,意思顯然是有差異的。而用“奇巧”修飾人是很恰當的,可以翻譯為“有特殊技藝的人”。但如果用來修飾技藝,就只能譯為“有特殊技藝的技藝”,從病句的角度講就是重復,是成分贅余了,并不恰當。而“靈怪”修飾“技藝”的話,翻譯出來就是“靈巧奇妙的技藝”,很通順合理。如此看來,用以概括核舟技藝特點的就應該是“靈怪”而非“奇巧”,這兩個詞只是有前后呼應的關系罷了。
 

思索再三,我越來越感到,教參和網上資料中的那句話是有待商榷的,我又請教了同組幾位經驗豐富的前輩,我的疑惑得到了驗證,我的想法也得到了認同。所以,正式上課時,當我提問“文中哪個詞可以概括核舟技藝的特點”時,學生一下子就找到了文末的“技藝靈怪矣哉”中“靈怪”一詞,很輕松就回答出了我想要的答案。
 

古人有云“盡信書不如無書”,還是很有道理的!


四、由作品導入還是由核舟導入?——順序安排離不開思考


作為一篇事物說明文,教學目標顯然需鎖定在了解事物(即了品味核舟的精巧)和理解本文的說明特點(即感悟作者寫作的精巧)這兩方面上,那么究竟該先完成哪項教學目標呢?
 

經過思考,我決定直接由說明對象——核舟導入。先分析清楚核舟的特點,反映出來的匠人的特點,然后再探討作者是如何把這些特點表述清楚的,也就是分析其寫作上的技巧。這樣,既能完成兩項既定的教學目標,又解決了內容重復雜亂的問題。
 

教學,實際上就是教會學生如何學習的過程,而學生的學習其實很大意義上就是一種思考。教育領域很流行這樣一句話,叫做“授人以魚,不如授人以漁”,說的就是要教會學生思考。作為教師,言傳身教是最好的方法。思考,應從教師自己做起。

發表評論
評論標題:
評論內容:
(500字符)
驗證碼: 看不清楚,請點擊我
    
本網站所有內容屬《江蘇科技報·教育周刊》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
編輯部地址:江蘇省南京市鼓樓區中山路55號新華大廈48樓
ICP備案編號:ICP備案編號:蘇ICP備05076602號
淅江风采网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